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农业资讯 > 农业科技 > 科技动态

河北发展产地初加工提升产业附加值——传统蔬菜大省逆势启程

427,在河北石家庄市栾城区乐众生态园,两位工作人员正在分装蔬菜。绿色的甘蓝、黄色的南瓜、红色的西红柿被分装到50多个摆放整齐的白色塑料袋内,分外抢眼。园区的技术员周新军介绍说,这是简单处理过的半净菜,客户拿到后只需清洗就可炒制食用,很是方便。

乐众生态园的这种销售方式,属于产地初加工的一种。不仅方便了客户,对园区本身来讲也提高了效益。

2012年,农业部、财政部启动实施了农产品产地初加工补助政策,通过“先建后补”的方式,以补助为杠杆撬动民间资本的大力投入,加快提升全国试点省区的农产品产地初加工技术装备水平。

对于河北这个具备地利优势的传统蔬菜种植大省,在这方面发展情况如何?记者就相关问题进行了调查采访。

反应延迟,地头批发占主流

在栾城区神农福地种植合作社,负责人杨春英告诉记者,合作社流转了150亩土地,建了35个大棚,主要种植西红柿和草莓。每到蔬菜成熟季节,基本上是商贩来地头直接拉走。

“由于去年天气影响,西红柿产量相对较低,价格自然就高了一点,1斤能卖到1.82块钱。”问起初加工方面,杨春英说,因为不愁卖,没怎么考虑这些。今年尝试了给市里的一家超市供应西红柿,最多也就是挑3两往上的、个头均匀的进行简单分装。

“栾城区全县蔬菜种植面积有十几万亩,其中设施蔬菜近5万亩,基本走的是地头批发、产地销售的模式,大都是菜贩整袋、整车地从田间地头直接拉走,像乐众、神农福地这样进行预处理的模式,已经是一种新的探索了。”栾城区农业局副局长王兴利告诉记者。

邯郸市是传统的蔬菜大市,“十二五”期间,我市蔬菜产业步入发展快车道。去年全市蔬菜播种面积达到290多万亩,设施蔬菜面积达到190多万亩,总产量1200多万吨,实现产值260多亿元。

在永年县南大堡蔬菜批发市场,记者遇到一位来卖菜的村民老张,问起蔬菜初加工的问题,他显得一脸茫然。简单解释后,他有点不屑一顾地说,哪里需要加工,一般都在地头卖光了,连直接送到批发市场的时候都不多。

从农业局领导到普通菜农,在这个问题上的看法相对一致。这个说法记者也在河北省农业厅得到了印证。蔬菜产业发展局局长张保起说:“由于全省蔬菜的发展过程和传统背景等因素,全省蔬菜初加工目前刚开始起步,规模、水平没有想像中那么大,未来的发展应该在这方面下足功夫。”

狼烟四起,传统优势变劣势

“不愁卖”这个词是记者在采访中听到的最多的词。

“不愁卖”、“供不应求”,这些词对生产者来说本来应该是好现象。然而“细思极恐”,要看卖给了谁,卖得价格怎么样?蔬菜从地头直接让菜贩拉走,既增加了消费者的负担,也减少了菜农的收益。这就是说,考虑到消费者利益和生产者附加值的问题,“不愁卖”这个词就有了深层次的含义。

“研究河北的蔬菜发展,一定要考虑早期起步的特定背景。”多年的蔬菜研究经验让张保起这句话显得颇有分量。他说,十几年前,从全国范围看,交通落后、业态简单、消费水平低,人们对蔬菜供应的要求相对简单,有充足的、新鲜的蔬菜吃就不错了,还没有考虑到质量、观感、口味等这些问题。这时候自然是谁离得近谁有优势,河北的蔬菜也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得到了蓬勃发展。

然而,现在随着各方面的变化,这个优势已经被逐渐摊薄,甚至逐渐消失殆尽。

“千里江陵一日还”,高速公路的飞速发展让距离已经不再是其他省的劣势。由于信息的传播快捷方便、物流配送市场化发达,加上国家实行的鲜活农产品绿色免收高速费的绿色通道政策,从湖南岳阳到北京运费在0.07/斤;而从张家口到北京由于距离近,走不了配送,只能用小货车专车送货,空车返回,运费高达0.2/斤。

消费者也不再只满足于充足和新鲜,从无公害到绿色到有机,人们的消费品质日益提升。而且“距离近蔬菜新鲜”这个思维定式也被科技的发展打破了。张保起介绍说,地头预冷技术,在负压状态下让蔬菜体内温度迅速降到4度左右,基本停止了生理活动,加上冷链物流,能让保鲜期延长一周。狼烟四起,区位已经不再是让河北蔬菜乘风破浪的优势。数据显示,在北京新发地蔬菜批发市场,河北蔬菜的占比已经有萎缩的趋势。

一米之变,重构流程再启程

“蔬菜跟其他产业的效益比已经从最初的301101,现在也只有561。”说起这个数字,张保起很是痛心。面对“强敌”的步步紧逼,河北蔬菜必须认清形势、跟上节奏、再造辉煌。

“纸上得来终觉浅”。特殊背景下发展起来的河北蔬菜,要打好初加工这个节拍,并不是一件易事。

周军豪算是科班出身,1996年毕业于河北农大农经系。在棉麻公司上了几年班后,毅然下海创业,在保定南市区流转了100多亩土地。可能跟受过大学教育的原因有关,销售思路比较“前卫”,他一开始就把销售从地头延伸到了饭店后厨,这让他的菜增值不少,目前已经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品牌之一。

比周军豪做得更好的,是固安县顺斋瓜菜种植专业合作社。从产地采摘到端上餐桌,不超过一天时间;生产者直接配送超市,没有任何中间环节。京客隆在北京市的200多家分店,几乎全部用上顺斋合作社的菜,日供40多吨,其中70多家直供到店。据了解,与合作社签订长期供货单的,还包括北京呷哺呷哺餐饮集团、中央党校、面面餐饮公司等。顺斋合作社每天销往北京的蔬菜达6080吨。

从农家地头,到超市柜台,也不过1米的高度,但其中的变化却不简单。

栾城的乐众、保定的周军豪,他们都建了自己的冷库,都想着遇到行情不好的时候可以先储藏几天,以便待价而沽。然而实际上很少用到。为什么?一是不愁卖,二是增值少。

相比起来,平泉食用菌的发展却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储藏设施的发达。2015年,平泉县食用菌产量达到50万吨,产值50亿元,10万农民受益,人均增收3600元,食用菌收入占到全县农民收入的43%以上。村民说,村里遍地是冷库,哪都有收购的,香菇一下来就能卖给工厂和合作社。北京新发地蔬菜市场都能买到我们平泉的香菇。

“特定的起步背景,造成河北蔬菜呈现产区分散、品种分散等特征。就是说,哪里都有菜,什么菜都有,说起来很多,哪都不震撼。”张保起表示,山东生姜、河南大葱之所以能左右市场价格,是因为他们产地集中,规模庞大。河北在这个方面需要转换思路,重构流程,这样才能让冷库、分装等初加工环节发展壮大起来,从而提高竞争力,增加蔬菜附加值。